太平天国自金田起义之初便明令要求“别男营女营,不得授受相亲。”1851年1月11日,洪秀全在金田誓师起义,封立幼主,自称太平真主,颁布军令,规定男入男营,女入女营,虽夫妻不得同宿。

客观来说,虽然这条规定现在看来似乎不太人道,但在当时确实有效的提高了太平军的战斗力,也使太平军大大有别于明末流寇。广西大脚客家妇女孔武有力、吃苦耐劳的优良品格也在一定程度上也促成了中国历史上第一支女兵队伍的诞生。

1853年1月,太平军弃武昌顺江而下时,裹胁(也包括自愿加入)妇女达3万余人。3月攻占南京后,将城内居民尽数编入“男馆”,“女馆”,据《金陵兵事汇略》记载,至1853年12月,“女馆”中有广西约2400人,湖南约300人,湖北2万3千人,安庆2700人,金陵不足9万人,镇江、扬州约1万2千人,合计约13万。

这就是所谓10万“年轻貌美”女兵的来源。从中可以看出,这些女兵绝大多数都是各地的平民妇女,年轻貌美者少,良家妇女者多。女馆内别分“元女”和“妖女”,“元女”指的是未婚少女,“妖女”则指妇人及被污女子,分别由女军帅统领。

史料上并未记载太平军女兵在战场上发挥的作用,根据《贼情汇纂》记载,女馆中有一技之长的从事刺绣、织锦等工作,没有才能的则从事运粮、挑砖、背盐、挖濠沟、削竹签等粗活,“妇女日供奔走操作,惫不得息,”从而得太平军女兵大多从事后勤工作。

为什么太平军会裹胁如此之多的妇女?

据《贼情汇纂》所载,一开始太平军是想以众敌寡,借女子充数以壮声势,加上又有广西客家妇女的先例,使太平天国高层以为天下女子皆同,于是大肆裹胁,择貌美者充妾媵,其余则役使工作如同男子,结果受折磨而死者不计其数。这才发现女子柔弱不堪,憎恨已掳之妇女为累赘,减其粮,日给米四两,约为男子一半。粮食供应紧张时,女营只能食粥度日。

太平天国对女馆人员保护周密,唯有洪秀全、杨秀清、韦昌辉、石达开等人可以不时挑选“元女”入宫,其它人员严禁涉足女馆。

太平军对男女关系防范特别严格,拜上帝教的十大天条中的第七条特别指出“凡男人女人奸淫者,名为变妖,最大犯天条。”冬官正丞相陈宗扬竟因与妻子同居,夫妻均被斩首。

太平军将士对此条禁令反对激烈,1855年3月,东王杨秀清下令废除废除男女别营,另设男女媒官负责处理男女婚嫁事宜,规定丞相可得十二个女人,国宗可得八人,依次递减,兵士也可得配一个女人,原有夫妻可以团聚。

自此,女馆解散,馆中女子开列名貌分档注册,然后抽签匹配。仓猝之间,有老夫得少妻的,有十四五岁的娃娃兵配五十老妪的,都不准更换原配。

女馆中很多人并不愿意嫁给“长毛”(清政府对太平军的蔑称),杨秀清命人挑出几个,当众砍去手足示众,“于是饮泣含冤者不可殚述”。自此以后,女馆为之一空。在外领兵的将领可自行掠配,自此,太平军将士无不拥少妇,蓄多资,凶悍之气,自此而渐消。

此外,由于洪秀全担心天王府卫队与后宫有染,约有千余名来自广西的女兵,成为天王府的守卫。天京事变后,石达开在安庆起兵讨伐北王,洪秀全为平息众怒,准备丢車保帅,杀掉北王。

恼羞成怒的韦昌辉愤而进攻天王府,守卫天王府女兵队伍据死力拼,挫败了韦昌辉攻占天王府的意图。1864年7月19日,天京失陷后,这支女兵队伍一直战斗到了天王府被大火焚毁前的最后一刻。

综上所述,早在1855年太平军中的女馆就已经解散,馆中妇女分配给了全军将士。到1864年天京被攻陷,太平天国灭亡时,所谓十万年轻貌美的女兵纯属子虚乌有之事。

图片源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首页娱乐